《徒手攀岩》命悬绝壁 这对华裔爱人拍出奥斯卡最佳纪录片

  在本年 五部入围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的影片中,《徒手攀岩》(Free Solo)以其“用生命在拍摄”的精力 毫无意外地捧走了这座小金人。纪录片中的主人公亚历克斯已成为发明 前史 的人物,他的坚韧英勇 和用生命赌博的张狂 既让人敬佩 ,又让人觉得难以了解 ,但也正是这种绝壁上的孤身悬命和无所依托,才会更深地刺激到人们的心里 ,去思索生命更丰厚 的层次和更多的可能性。

《徒手攀岩》命悬绝壁 这对华裔爱人拍出奥斯卡最佳纪录片

 

  于普通影迷,而非攀岩专业人士或者喜好 者来说,人们要感谢《徒手攀岩》的制造 团队,假如 没有他们的拍摄,我们恐怕无缘得见这个不可思议的冒险行为。

  在这个专业的团队中,导演兼摄影金国威和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是一对华裔爱人 ,两人之前曾合作拍摄了纪录片《攀爬 梅鲁峰》,影迷评价说:“世界上最好的两部攀岩电影,都是这对夫妻拍的。”

  金国威除了担任导演和摄影师外,仍是 世界级探险家和美国《国家地舆 杂志》著名极限摄影师,上天入地是他的日常工作,与《徒手攀岩》的主人公亚历克斯相比,他的传奇故事毫不差劲 。

  徒手攀岩的镜头

  连摄影师都不敢看

  Free Solo被视为十大风险 运动之首,指的是单人徒手无保护攀爬 ,攀爬 者不携带任何攀爬东西 和绳子 ,所有配备 只有爬山 鞋和石灰粉,他们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只能与岩壁和吼叫 而来的山风直接对抗,只能独自面对攀爬 途中发生的一切,要么成功,要么死亡,死亡率简直 是50%。正如纪录片中的一位人士所描述 的那样:“徒手攀岩好像 是你去参加 一项奥运会的项目,但你只有两个选择——得到金牌,或者死去。”

  生于1985年的亚历克斯是徒手攀岩界的大神,也是一位狂人,之前关于他在网上最多的查找 是“亚历克斯死了吗?”受父亲影响,11岁的亚历克斯开始攀岩,18岁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选取 ,但他19岁就停学 了,“因为我不喜欢大学,我对我学的东西不是很有激情,我对其他学科也没什么爱好 ,我真正觉得有激情的就是攀岩。”

  停学 之后,亚历克斯弄了一辆房车,一住就是十几年,开着车跟着天气走,寻找合适 攀岩的当地 。亚历克斯不抽烟不喝酒,是素食主义者,空闲 时最喜欢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在攀岩领域,亚历克斯传奇颇多,其间 最为著名的就是纪录片《徒手攀岩》中记载 的亚历克斯个人最为狼子野心 的一次应战 ——征服“肯定 的攀岩圣地”酋长岩。

  在亚历克斯之前,从未有人以无保护的方式登顶过酋长岩。位于美国加州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的酋长岩,是全球攀爬 界最有影响力的巨石,这块花岗岩大石,从平地猛然 拔起傲视 群伦,最高的垂直落差超过3000英尺(900余米),被称为“攀岩宇宙中心”,是世界上最难完成的攀岩之一。一般攀岩高手在有保护的状况 下会花三到五天的时间才干 攀爬上去。但是 ,在2017年6月3日,亚历克斯在没有绳子 、安全带及其他防护设备的状况 下,仅凭一小袋石灰粉,仰仗 着双手双脚,花了3小时56分钟就成功登顶,亚历克斯的这一豪举 被称为是“无保护攀爬 界的成功登月”、“体育界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纪录片《徒手攀岩》讲述了亚历克斯攀爬 酋长岩的过程,前70分钟是亚历克斯的准备过程。他大部分时间都住在房车里,过着简直 苦行僧一样的日子 ,因为为新书签售,结识了现在的女朋友,在这份恋爱面前,亚历克斯有了一丝犹豫,因为他怕影响攀岩,朋友们也不看好他谈爱情 ,他们认为人爱情 了就会意 软和分心,而亚历克斯若因此而遭到 哪怕极其纤细 的搅扰 ,都有可能让他丧命。片中还有亚历克斯描述自己与爸爸妈妈 家人的关系,以及训练受伤等等,十分 丰厚 生动地描述了亚历克斯的真实一面,片中的亚历克斯肯定 不是个一心想冒险脑筋 发热的狂人,他酷爱 攀爬 ,但是 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也异常沉着 和明晰 ,他的准备过程除了体能上的训练外,简直就是异常繁琐的核算 和记忆过程,不得不说,亚历克斯有着学霸般的最强壮 脑。

  而影片的后20分钟则是亚历克斯最为紧张刺激的攀爬 过程,就连摄影师也多次 把视野 转移,连声说“不敢看”、“今后 再也不干这种活了。”

  剧组摄影师都是专业攀岩选手

  用了807天制造 完成

  拍摄这部纪录片显然并不是 易事,首要 ,金国威可以 导演拍摄这部电影,缘于他和亚历克斯是朋友,作为摄影师,金国威现已 拍摄了亚历克斯将近十年,金国威说:“我十分 十分 了解他,我在现场很紧张,忧虑 有些事情就可能会犯错 ,但是 我信赖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