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他可能死在镜头前

(原标题: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爬上山崖 ,骗过死神)

一部让我看得脚软、手指疼、心跳加速的纪录片,《徒手攀岩》(Free Solo)夺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华裔摄影师金国威(Jimmy Chin)和妻子伊丽莎白·柴·瓦沙瑞丽初度 获提名就斩获大奖。

我有幸在2016年采访过片子主角亚历克斯·霍诺尔德(Alex Honnold),也为他感到十分 快乐 。

亚历克斯·霍诺尔德的名字,估计大部分中国人都没传闻 过,但当你在百度查找 ,呈现 的第一个主动 联想要害 词是“Alex Honnold死了没”,直到今天才变成了“纪录片”、“奥斯卡”等。

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他可能死在镜头前

《徒手攀岩》

不是很多人想他死,是他在做的事情太风险 ,他的同类里现已 有一半人丢了性命。

亚历克斯·霍诺尔德是当今世界最著名的徒手攀岩者,狮子座,1985年出生于美国加州。他20岁出头时,就早年 在无保护、无辅助配备 的状况 下攀爬 了优胜美地、宰恩等美国国家公园的著名大岩壁,破了多项纪录,登上《美国国家地舆 》封面,美国CBS新闻节目《60分钟》、《纽约时报》、CNN……

2017年6月3日,亚历克斯·霍诺尔德徒手攀爬 优胜美地的酋长岩成功,是世界第一人,耗时3小时56分钟。《徒手攀岩》纪录的,就是这次“在徒手攀岩前史 上好像 人类登月一样”的豪举 。

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他可能死在镜头前

亚历克斯·霍诺尔德徒手攀爬 优胜美地的酋长岩

徒手攀岩:掉下去,会死

所谓徒手攀岩(Free Solo Climbing),就是不借助绳子 、保护带或其他保护配备 ,徒手攀爬岩壁。攀岩者只有一双鞋、一个挂在腰间的粉袋(用以涂抹双手防滑),完全依赖自己的身体乃至 是几根手指,像壁虎一样挂在光溜溜 的岩壁上。

徒手攀岩是世界上最风险 的极限运动之一。在徒手攀岩的维基百科页面上,有一串长长的死亡名单,那些著名的攀爬 者从几百米高的山崖 坠落——普通人从10米高空掉下就可能死亡。生和死之间,没有过渡,这是在光溜溜 的岩壁上与死神共舞。

你假如 看过《碟中谍2》或《碟中谍6》,或许会对阿汤哥的奋身攀岩镜头印象深化 ,然而阿汤哥是用了绳子 攀爬 的,在后期制造 时绳子 被PS掉了(即便 如此,阿汤哥也是很凶猛 了)。而《徒手攀岩》是一部完全真实的纪录片,没有预演,没有重拍,绳子 更没有被PS掉,亚历克斯仅有 使用的“配备 ”,就是他自己的身体和脑筋 。

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他可能死在镜头前

徒手攀岩界的登月工作

电影用1小时40分钟的篇幅,来告诉 你徒手攀爬 酋长岩究竟 是一件多么张狂 的事情。这道岩壁是全球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从底部到顶端高达838米,比地球上的最高楼还要高,从地上 仰望,位于顶部的攀岩者现已 无法用肉眼看见。酋长岩被认为是世界上难度最高的攀岩之一,即便 是用绳子 成功登顶,也是一条大新闻。

通过 千万年的冰河洗刷,酋长岩成了一块光溜溜的岩壁,简直 垂直于地上 ,除了有少数裂缝、夹缝以外,无从下手、下脚,哪怕一脚踩高了或踩低了都可能是生和死的差异 。在这种峭壁上,徒手攀爬 用的是一种叫做Smearing的脚法,用前脚掌面“抹”在岩石面上,使用 岩石面上的纤细 崎岖 和粗糙性质来取得 摩擦力,以支撑全身分量 。

正如攀岩家、亚历克斯的好朋友Tommy Caldwell所说:“想象一下,假定 有一项奥运会级其他 运动项目,假如 你得不到金牌你就会死。那么徒手攀爬 酋长岩就是这项运动。你有必要 做到毫无差错。”

很多攀岩者都早年 想象过徒手攀爬 酋长岩的可能性,但唯二早年 公开声称 他们考虑攀爬 的人,Michael Reardon和Dean Potter,现已 先后死于攀爬 事故。

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他可能死在镜头前

他随时可能在镜头前死去

Freerider(搭便车之路)是攀爬 酋长岩的经典道路 ,全长3000英尺(约914米),共33段,亚历克斯在电影里这样描述其间 一些高难路段——

多年来,“极限平板”(Freeblast)这段路都会让我神经紧张。假如 你滑倒了,你的手可撑不住你,你时刻都站在微凸的边缘 上,也就是岩石质地发生纤细 改变的当地 。只是这两个小小的触摸 点支撑着你不掉下去。而当你向上爬时,就只剩下一个支撑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