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跨三洲大帝国的六百年兴衰

无论是以经济、社会或前史 为观察对象,这些书都集合了今世 的视野、严谨的研讨 和精彩的写作,我们期望 也相信它们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我们约请书评作者,为其间 部分重点图书撰写了篇幅较长的书评,以便读者能进一步了解这些“年度好书”,从中选择合适 自己的作品。

春节假期,我们将陆续刊发这一系列书评。

 

不论在哪一个 时代 ,著史向来 不容易 。而要书写时间上横跨六百年、地域上广泛 欧亚非三大洲、雄踞两海的奥斯曼帝国,更是难上加难。

描写奥斯曼帝国的史书实不在少数。然而,除了常见的欧美中心主义史观的问题外,行文风格及结构组织 也会影响读者的体验。斯坦福·肖的《奥斯曼帝国》过于学术化,佶屈聱牙。杰森·古德温的《奥斯曼帝国闲史》角度有些散,触及 社会、政治各领域,目炫 缭乱却缺乏主心骨。

相比之下,《奥斯曼帝国六百年》叙说 人事详略稳妥 ,结构脉络明晰,关于 一些具有奥斯曼帝国特色的专有词汇注释得较清楚。虽然是700多页的大部头,却可以一口气读完,关于 了解 今天 骚动 的中近东的前史 遗留问题不无助益。

约翰·帕特里克·道格拉斯·贝尔福(1904~1976)是一位英国前史 学者、作家,也是第三代金洛斯男爵,他的叔叔是英国交际 大臣,父亲则担任过驻土耳其大使。

1925年从牛津大学毕业后,贝尔福就开始了记者和作家生涯,二战期间曾作为贵族子弟加入了英国皇家空军,负责情报工作。1943年盟军收复北非后,贝尔福担任英国驻开罗使馆的宣传官员,直到1947年离职。

尔后 ,他一直作为自在 作家往来于近东大地上,写了《在托鲁斯山中:亚洲土耳其行记 》《小欧罗巴:土耳其海岸行记 》《阿塔图尔克:现代土耳其之父凯末尔传》《圣索菲亚大教堂:一部君士坦丁堡的前史 》等一系列与奥斯曼帝国有关的书。《奥斯曼帝国六百年》是他的遗著,1977年出版时他已去世 一年。

兴起

贝尔福将奥斯曼帝国六百年的前史 分为三百年的强盛与三百年的式微 ,曾经 三部分“帝国的黎明”“新拜占庭”“帝国之巅”,讲述了奥斯曼怎么 从一个塞尔柱突厥的小部落,逐渐开展 为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帝国。

不难发现,贝尔福秉持的是一种英雄史观,结合编年体及人物列传 的写法,通过对重要人物在特定时期作为的描写,推进着奥斯曼帝国的演进。

除了王朝创始 者奥斯曼自己 外,贝尔福重点描述的第一个出色 人物,是被称为“奥斯曼帝国第一位伟大苏丹”的穆拉德一世。从他开始,东方将压倒西方,帝国的地图 在巴尔干半岛被扩展 到了极限,簇新 的奥斯曼文明从式微 的拜占庭帝国废墟上升起。

“奥斯曼在前史 上扮演的人物 是一位将一个民族聚拢在自己身边的酋长。他的儿子奥尔汗的任务 ,是将这个民族铸造 成一个国家。到了穆拉德一世的时代,其任务 是将这个国家扩展为一个帝国。”贝尔福如此描述奥斯曼“帝系”的传承。

此外,巴耶济德一世、穆罕默德一世和穆罕默德二世这几代苏丹的扩张历程,也是叙说 重点。其间 的高潮,当然是极具标志 性的1453年,“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攻陷君士坦丁堡。到1517年,塞利姆一世取得 了阿拉伯世界政教合一的最高元首“哈里发”的称谓 ,之后,历代奥斯曼苏丹都自称苏丹-哈里发。

苏莱曼大帝于1520年继任苏丹后,更是把奥斯曼帝国推向巅峰,帝国的国土 规模 西至中欧的巴尔干和希腊,北至乌克兰南部和克里米亚,东至里海西海岸和伊朗西部,西南至北非海岸,东南至也门等地。

式微

然而前史 的规律就是“极盛而衰”。“奥斯曼帝国很快进入了漫长的式微 期。这种式微 直接体现在苏丹权威的下降和政府机构的弱化上。苏丹个人权威的下降要归咎于他个人对国事缺乏注重 ;而政府机构的弱化,则缘于对政府职责 的忽视和分解,以及对原则 原则的漠视。从奥斯曼帝国崛起之初,在欧洲进行领土扩张就一直是这个国家运转的主要动力。而现在,奥斯曼帝国现已 既没有足够的土地资源,也没有足够的出产 能力去支撑进一步的领土政府了,而这也是导致其衰弱的部分原因。”贝尔福如此总结导致帝国由盛转衰的各种因素。

在书的后半部分“死敌俄罗斯”“改革的时代”“末代苏丹”中,贝尔福不无怅惘 地复原 了帝国崩塌的过程。他指出,在三个半世纪之久的区间内,虽然 帝国不时会呈现 短暂复苏,但“全体 上处于继续 而不可逆转的式微 之中”。

1683年的维也纳围城战是奥斯曼帝国与西方世界的终究 一次大战。这场历时两个多月的围城战因为 波兰援军的加入完全 改变了战役的走向。最终,奥斯曼帝国戎行 在配备 精良的守军和指挥得力的援军的夹攻 下完全 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