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比从众幸运……透视落马"要害少数"的畸形心思

    透视落马“要害少数”的畸形心思

    “要害少数”身处要害岗位、要害领域、要害环节,一旦发生严峻违纪违法问题,往往“一查一大片、一挖一大窝”,严峻破坏一个当地的政治生态,影响恶劣。贵州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紧盯“要害少数”,精准有力惩治糜烂,把对政治生态影响最大的烂树“拔”掉,剖析他们违纪违法的畸形心思,并以此为镜,告诫党员领导干部正心修身,时刻绷紧廉洁自律这根弦,筑牢拒腐防变的思维防线。

    1“我的地盘我做主”的自恃心思

    【典型案例】

    望谟县委原书记余越前认为自己是县委书记,方位很高,想做什么他人无权干与。一次,在与某公司商洽过程中,余越条件出将该公司交纳的土地出让金和税金5400万元返还该公司,遭到很多县领导和职能部门对立后,余越前直接组织一名副县长代表县政府与该公司签定投资协议。在得知一些职能部门负责人拒不执行协议后,余越前大发雷霆,竟提出“不换思维就换人”。

    作为县委书记,余越前自恃能力强、人脉广、经历丰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把自己混同于私人老板,将望谟县当成“自留地”,把县委搞成家全国,伙同两个同学,通过违法操作将政府项目给指定工程老板承接,以工程“返点”的形式获取利益,完全将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置于脑后,对望谟政治生态形成极其严峻的恶劣影响。

    【点评】

    在贵州省近年来落马的“要害少数”案件中,不乏自视甚高的领导干部,自认为位置高,把自己当成特殊人物,奉行“我的地盘我做主”;认为自己劳苦功高,就算犯一点过错,组织上也不会予以追查;乃至有的人认为离了自己,本区域本部门本单位各项事业就不会有很好开展,就算有点问题,组织上也会投鼠忌器,因为工作需要不进行查办。他们忘了初心和任务,忘了权利是人民赋予的,职责是组织颁发的,岗位是依据工作组织的。他们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过错主见,才有恃无恐,最终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2“你有我也要有”的攀比心思

    【典型案例】

    “这车太低端!”从江县委原书记张广渊一心认为跟着自己职位升迁、权利增大,就应该享用权利,过养尊处优的日子。在他刚担任从江县委副书记、县长时,嫌县政府为其装备的公务用车太低端,与其县长身份不匹配,便将工程老板赠送的豪车作为自己的公务用车。

    六盘水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高玉林看到一些本质不高的老板腰缠万贯、左拥右抱后,心里总觉得不是味道。当其走上领导岗位尤其是跟着职位不断升迁后,就开始讲排场、比阔气,穿衣必选大牌,坐车必是大排量,出门必住星级宾馆,终究走上了万劫不复之路。在他看来,权利不行使,过期就“作废”。思维蜕变后,高玉林沉溺在彼此攀比的不良社会习尚中,寻求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搞权钱交易,大肆收受、讨取多块豪华名表、名贵饰品、名牌按摩椅、高级白酒等,日子奢靡蜕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