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原创》冯提莫助唱遭质疑,网红身世不配成为歌手?

直播行业开展 多年仍旧 锐气不减,知名网红主播冯提莫在2018年的礼物收入达到了2400多万,上一年 发行了个人单曲《佛系少女》刷爆抖音,并因此取得 盛行 金曲排行榜最盛行 年度最佳新人奖,乃至 登上了各大综艺节目演唱。然而大众关于 网红主播转型歌手却其实不 买单,即便 这些歌火遍网络并为主播带来了超高收入,为什么 仍处于音乐鄙视链的最低端,进入了叫座不叫好的为难 局势 呢?

网红主播为安在 音乐鄙视链中屈居最低端?

依照 音乐圈中流传的鄙视链的说法,做古典乐的瞧不起玩爵士的,玩爵士的看不起玩摇滚的,玩摇滚的看不起唱盛行 的,唱盛行 的看不上搞嘻哈的,搞嘻哈的谁都瞧不起,咱们一同 瞧不起喊麦的,而网红主播乃至 都排不进鄙视链的最底端。

《这就是原创》冯提莫助唱遭质疑,网红身世不配成为歌手?

音乐圈鄙视链在一部分程度上标志 着学院派与野路子的对垒以及小众与大众的互驳。因古典乐具有极强的学术性成为了鄙视链的最顶端,毕竟古典乐是没法一天入门的。而盛行 乐则因为 其普适性为大众所承受 ,好听易上手的特性使盛行 音乐人处于鄙视链下端。那么鄙视链中查无姓名的网红主播呢?成为网红主播歌手翰 直 毫无门槛,且大大都 其实不 具备杰出 的音乐教育水平与演唱实力,更不用提有没有优秀的原创能力了。在某弹幕分享网站关于“歌手与网红之间的差距”的投稿超过了一千条,大多都是在评论 网红唱功太差与歌手不在一个级别。似乎在大众眼中,网红主播的身世 就意味着他们无法进入专业歌手的行列。

《这就是原创》冯提莫助唱遭质疑,网红身世不配成为歌手?

听小众音乐只因为有优胜 感?其实高质量才是好歌的核心

因《中国有嘻哈》的爆火使嘻哈音乐从地下冲入大众市场,而早年 喜欢嘻哈音乐的部分听众却激流勇退,表明 不再喜欢嘻哈了,因为这种音乐类型不行 小众了,无法为自己带来某种优胜 感了。假如 把小众音乐类比为豪华 品,因其宝贵 的价格以及珍贵性遭到 大众追捧,乃至 能成为一个人身份的标志 ,但这件物品一旦跌下神坛变成人人都能具有 时,这些附加价值就将消失。音乐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商品,听众作为音乐商品的消费者,消费心思 与音乐审美应该是趋于一致的,假如 赏识 某种音乐类型只因它具有让自己显得“有逼格”的特性,显然是背离了听音乐的本质。

相同 网络神曲与网络主播被鄙视的原因也不该 该是他们太“大众”、他们“没逼格”,而是这类歌曲占有 了庞大的市场但遍及 歌曲质量较低,导致了音乐喜好 者们发生 了这样的认知。终年 霸据酷狗音乐榜单的歌手宋孟君被称为互联网流水线写歌第一人,他一小时就能够 写一首热歌,每天发歌两到三首,酷狗个人音乐播放量超过9.2亿,他的身后是一个制造 团队负责用流水线的创作方式无限复制。宋孟君及旗下音乐人在QQ音乐版权占比高达0.34%,而仅北京这样以互联网思维出产 网络音乐的公司就现已 达到了50-100家。这样工业化的音乐出产 流水线还能制造出优秀的作品吗?

《这就是原创》冯提莫助唱遭质疑,网红身世不配成为歌手?

我们寻求 的好音乐应该是百花齐放同时具有高质量的作品,鄙视的绝不该 该是某种音乐类型或是没有“逼格”的大众音乐,而是这种毫无质量乃至 带着“洗歌”嫌疑的所谓歌曲。可大众审美无法在短时间内发生 巨大飞跃,改变音乐市场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从下游遏制上游的主见 是行不通的,只有从出产 者与传达 者的源头开始警醒,作为音乐创作者该有提高歌曲质量的自觉,那么无论你是带着“网红主播”的标签身世 仍是 早年 网络歌曲的鼻祖,只需 你现在具有 优秀的音乐素养、可以 发明 好音乐,都不该被用有色眼镜看待。传达 音乐的平台更不该 该对音乐风格品种 有所偏颇,而应时刻谨记好音乐才是核心。

这就是原创》不看标签以作品说话

冯提莫很幸运碰上了一个让她摘去“网红主播”标签的原创音乐类节目,本期《这就是原创》约请 了冯提莫、周深与彩虹合唱团作为帮唱嘉宾,与六强成员同台演唱他们的原创歌曲,冯提莫与创儿闫泽欢带来的《过错》还被专业评审高度评价为“有可能成为本年 最火的对唱歌曲之一”,这让她向成为歌手的路途 又迈进了一步。本期的嘉宾周深从《中国好声音》出发,选秀身世 并没有成为他的阻碍,依靠强壮 的演唱实力成为如今华语乐坛不可或缺的空灵歌者,与创儿唐汉霄带来的《末日飞船》展示 出飞入宇宙与坠入云端的时空交错感。彩虹合唱团则是具有 美声专业实力的“神曲制造机”,美声并没有成为让他们高高在上的屏障,相同 是制造神曲的他们,作品兼具专业性与大众喜闻乐见的普适性,指挥金承志与嘻哈组合Round_2跨界演唱rap,可以预计又有一首神曲将会诞生。节目没有故意 去强调嘉宾的标签属性,只是专注于原创音乐本身,这样才发明 出一首又一首优质歌曲。

《这就是原创》冯提莫助唱遭质疑,网红身世不配成为歌手?